口琴重奏淺釋








《發展與困難概況》


撰文者‧小面 (歡迎轉載/但請註明出處)



在第一篇我們已經談過口琴重奏的源起﹐那麼接下來後續的發展又是怎樣的概況呢?限於篇幅﹐我僅能重點式的描述﹐且大多都是以台灣的發展作說明。在1993年台北黃石口琴樂團抱著世界口琴大賽二重奏首獎與小合奏亞軍凱旋回台後﹐就積極展開一連串的推廣活動﹐直到今天﹐這個樂團仍然努力不懈地在各個角落將重奏之美散播出去﹐台灣自1993年之後口琴重奏發展﹐幾乎可以說是黃石樂團所引領出來的﹐就算不能稱作台灣口琴重奏後期的"Harmonica Rascals"﹐也絕對是"Harmonicats"而當之無愧(其主奏盧鴻麟佔了相當大的影響力)。那麼前期的發展又是怎樣的景況呢?據個人向多位口琴前輩請益﹐最早在台灣發展口琴重奏的功臣首推高賓佐先生﹐與馮悟敏、鄭俊仁、楊祖泰、徐長吉等共五位組合所謂的"半音階老爺隊"﹐合作期間長達十五年左右。個人有幸在學生時代曾聽過鄭、馮及吉等三位前輩們的三重奏﹐在那個大合奏引領風騷的年代裡﹐重奏所帶給我震撼遠遠超過合奏的感覺﹐恐怕今天我會走上推廣重奏之路﹐也許在那時就已經悄悄地種下幼苗了﹐甚至現在不時還會看到高賓佐所編的重奏譜。


以前對於chord、bass、horn等口琴都是稱為"特種樂器(特樂)"﹐因為當時能夠擁有這些樂器的社團並不多﹐稱為"特樂"無可厚非。隨著生活水平提高﹐購買力大增的情況下﹐現在反而很少看到社團沒有這些所謂的"特樂"了﹐有人建議要改口為"合奏樂器"自有其道理﹐以正視聽嘛!!重奏樂團的組成在第二篇也談到過﹐人數只要二、三人就可以組成了﹐堪稱機動性很高﹐不過在1993~1997年推廣期間﹐也碰到不少阻礙﹐這些阻礙大多來自舊有傳統體系的組織﹐他們認為若將重奏大量引進恐怕會帶來分裂現在大合奏之虞﹐所以對於重奏的接受度頂多是作到不鼓勵﹐想要嚐試的人自行去摸索的範圍內。隨著時代的改變﹐百人合奏的組成與訓練不斷地受到考驗﹐升學壓力及社團招生人數的影響下﹐口琴重奏似乎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選擇﹐直到今天﹐放眼望去﹐沒有吹過重奏型態的社團似乎極少了﹐而且每年都會有新的重奏樂團誕生(當然也有泡沫化的)﹐台灣區音樂比賽口琴項目中也加入重奏的組別﹐賽況激烈比之合奏實不遑相讓﹐再加上這幾年頂尖國際重奏團陸續在台灣刮起陣陣旋風﹐不需個人多言﹐重奏的魅力已經深深地坎印在琴友們的身上﹐就如同當年我看到老爺隊一般。


如今在台灣﹐重奏樂團的年齡層非常寬廣﹐從小學到國中、從高中到大學、從青少年到銀髮貴族﹐都有一定的同好們繼續吹奏著﹐如果覺得練的不錯、大伙兒又志趣相投可以久久遠遠的話﹐很快地就會看到一個新樂團的誕生﹐在這段約為十數年間﹐概略算了一下至少超過五十多個樂團在歷史上留下一筆﹐有些樂團還遠赴國際為國爭光呢!那麼最後要談到的重奏發展困難點為何?其實並不多﹐但最主要的問題之一就是他的優點﹐還記得之前談過的﹐重奏的優點之一就是組成容易﹐兩三人就可以組合一個樂團﹐但是缺點就是只要其中一員離開﹐若沒有新血補入﹐很快地就會變成泡沫而消失﹐就算補入﹐還需要一段時間適應(即使補進來的是位高手也一樣)﹐這點在大合奏的情況不太容易造成很大困擾;其二﹐重奏的效果常須借助音響之功來相輔相成﹐但如何調整出最佳的效果就變成演出優劣勝敗的關鍵了﹐關於此點知易行難﹐就連國際知名的The Adler trio在演出前也必需花上四個鐘頭來調音﹐那更不說我們這些還不入流的團體﹐若知道怎麼調整還算是有希望演出成功﹐如果不知道卻亂調一通者恐怕只有接受失敗的命運了﹐而就算調完音響後﹐會不會善用mic也是重點之一﹐同一套音響﹐效果setting一樣﹐但會用mic的團體比不用的至少勝出一籌﹐所以寫到這裡您也許會覺得只是吹口琴何時讓音響成為負擔了?!那是因為您本身把這兩者視為不同個體所致﹐國外優秀團體早就已經將音響列為口琴演奏的標準配備﹐連口琴硬體本身都還會有音準或漏氣需要花時間調整﹐其造成的負擔也不亞於音響所帶來的﹐所以當正確的心態建立起來後﹐事前的seeting絕對是有其必要性的。